上一秒,拥抱
我是Azai小姐
06月21日 • 5分钟阅读
举报
不久之前,我们彼此熟悉认识,身上的味道都能嗅的见,一晃光年,时光流转,我从彼地辗转到此地,来回奔波,心多劳累,我又感冒了,鼻腔难受,呼吸不畅,早已过了关心彼此的时间,现今的我们早已是路途的陌人,只是我常常想起,没有不放过自己,只是在自己脆弱的时刻常常看见过去的自己,渺小若尘埃,苍茫大地,我只是直径很小的微尘一粒,心情不爽,昨晚翻来覆去半夜,好多事情还是不得知。

我一直想那一刻我要是没有放弃你,或者是你拉着我的手对我说我们好好在一起,我是不是就会停下前行的脚步,和你一起度过这些光年,当早上的太阳打在我脸上的时候,我用手去挡,我总是希望时间慢一点,然后让这一天有一些意义,我有时候总也会奇怪的反思,反思我受的教育,这些教育该是多么失败啊,没有培养出我的勇敢,也没有培养出我的果断,只是让我变的一再犹豫,一再的为自己的逃避寻找借口,让我变的宿命了再宿命,我相信那些奇怪的东西,觉得人的生命受着某种奇怪的东西制约,而我们所做的,徒劳无功.

从出生的那一刻起,我们已经被导演圈足了戏份,说着这些的时候,我有时候变的更加讨厌自己的紧张和对于周围人的冷漠,我试着走近,却最终发现很多的尝试是一种失败。

当很多的人都在写书,写文字,拼命的向这个世界展示着什么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很少再去对自己进行反思,我想的,我构思的,我觉得浅薄无趣,有时候自己都不喜欢的东西,让别人去接受,我深深讨厌这种可耻,我对安说:我曾经喜欢你,原谅我吧;于是我在这一端等,紧张的等,手紧紧攥着,手心攥出汗;过了几分钟,我收到一条信息;安说:我无法原谅你;我又重复的深深陷入压抑,我又开始折磨自己,想与自己和解的念头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我真的是一个没有故事的人,我求你不要把我想的那么多,我很单纯,有时候单纯的要死,我只是在我的生命中遇见了几个比较重要的人,仅此而已。

当阿乙谈到某位作家的写作时,抱歉,我忘了那个人是谁;他说:我没有想到小说还可以这样写,他好像顿悟了,抛弃了在县城的警察工作,开始成为一个作家;我想人的生命中有时候是有那么几个时刻,先前很多不明白的东西,苦思冥想最后还是姗姗作罢的东西,在那一刻,明白了,心里升腾起喜悦;我想你懂的,因为我们都不是很笨的人。



她发来短信说:我想开一个花店,店里的一角放一排书,放着我喜欢的书,这是我的梦想,我要为这个梦想而努力;我为她开心,在早些的时後,她说她不知道自己为了什么活在这个世界,一切都被计划,我想那是她的悲观吧,就像我此刻的悲观,每个人都有那样的时候,有的人一生只有那么一次,然后迅速的找到自信,开始长久的生活,我想她是幸运的,那一次可能很重要,也可能无关紧要,在那一生中,它真的占不了时间,如果用天,月份,年份来标记的话,那是完全可以忽略掉的时间;但是那种幸运,我想毕竟我是遇不到的,我只会重复的陷入那种不好的情绪里,类似于作茧自缚,我也想在后面描述一种气氛,悲伤的气氛,不是蝶,没有蝶的命运。

我写文字的时候,我希望四周是安静的,如果被打扰便写不好,我也不知道这一篇文字是不是很好,如果点击率和评论是很好的说明,那么我庸俗的期待一些好的声音和鼓励的评价,尽管我知道这种期望寄托在别人身上有点不道德,但是我们最终不都是在别人身上找到了自己么,不管那是投射还是别的,我们的确是在别人身上看到比较清晰的自己,萨特说:他人即地狱;我想他只是怕在别人眼中读到更深刻的自己吧。

上一秒,拥抱 老强文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31 个赞
31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我是Azai小姐
撰写者 我是Azai小姐
共计写作文字 80.1k
我们总喜欢这样的追逐,直到精疲力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