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稿纸上的伤
㎜ 夏尔 。
06月15日 • 8分钟阅读
举报
习惯,牵引着我,穿梭在这个城市,每天面对站台,车窗,拥挤的人群,早已没了疲惫。整日整日的忙碌,每当我意识过来,迎接我的总是夕阳西下。

这天中午来过一场雨,午后的余辉,湿漉漉的印在马路上。随意的抬头,随意的想想,原来正是在这喧闹的市中心,一个人的世界可以这么安详。

驻立窗前,看着移动的风景线,如同记忆般匆匆倒退。随意打开的手机广播里,正在节目热线接通,里面正讲述的一段网恋:一个男生一个女生在网上认识几年未见面的发展事态,主持人的牵线,终始两个人,系在了一起。节目最后的那段读白,深深在心里共鸣。

等待,也许会比爱更长。有的人,没能耐住性子,于是先离开。

网络,被赋予虚拟之说的网络。而现实里的我们,何尝不是有太多陌生人。

而故事,兴许也只是虚构的,本就不存在是真是假,信与不信。那么,又是谁编出这么感人的谎话。



2.

休息天,把看了一半的书搁在桌角,伸伸酸痛的脖子,放大的视线,模糊的窗景,徒然一声叹。

窗外,属于白天的节奏,守着方寸空间,陪受煎熬。路途遥遥,时光匆匆。停不下来的,终还是岁月。

泪水,还是滴落在没有温度的窗台,惹一束暮阳探望,洒在我抑起的脸。秋风伴随时节旋转,不知不觉中,岁月里渐长的发丝,在风中凌乱。午后的马路,行人的身影,在秋风里焕散,此时脆弱的内心,被细腻的秋风所牵拌,心事漂泊一季。那些注定只能隔着红尘想念的人,是否还安好。

听不得,叹息。

看不得,失望。

而在这个,遍地写满薄凉的世界,逃不过的是面对,逃不过的是时光。谁也不会一直停留,谁都是时间的过客。一句对不起,谁叹息了谁失望了,谁忧伤了谁难过了,无人得知。



3.

搬离了方向,渐渐习惯不说话。

安静的养一株花,种一个盆景,在淡淡的幽香里,忘掉痛,忘掉伤,还有那千沟万壑的记忆。刻意的隐藏,刻意的躲避,纵是这么不善交际,一个人守着荒芜的空间,飘泊在天涯。不够坦诚对吗,谁又是绝对的不虚伪。

一直的沉默,并不是所谓的深沉。只是习惯在世界一角,安静的仰望阳光。放下手里的日记,思绪依然在飘荡。窗户外窄小的院所,被人遗弃在背阳里的盆景,依然倔强的延伸自己的生命。圆盘形的倒扣门灯,对面楼房的灯光,在窗帘上映呈,点缀了夜,点缀了人们的梦。

其实,不知道这样有多好。



4.

徒劳的克服,固执的否认。

信念里,决择还是被左右,摇晃的内心,就只能沉默。车窗外,沉浸在夜色的建筑物,在路灯里斑驳。迎面扑来的凉风,打在脸上,涩涩的疼。而就这么一瞬间,泪莫名的盈满眼眶。为什么,我不曾难过,也会哭泣。

来来往往的车辆,断断续续的思绪,游荡在渐暗的夜色,遮隐的的表情,早已麻木。环境,换了,路线,也改了,而一时难变的,依然还是我。

阴霾的十一月,轮回了一年又在记忆里复活,回忆其实并不伤,只是想到了就会莫名的难过。忧伤的心,我无法说服自己,于是继续了从前的郁郁寡欢。问自己,这样算什么,逃避人群,厌恶交流,一味的沿着信念,一味的一个人的坚强。伤,什么是伤。痛,什么是痛。我不知道,不知道。

五月天,十一月天,貌似散去很久的记忆,在萧索的秋风里,一点一点被吹起,一点一点被清晰。

人已相离,不存在任何痕迹,匆匆时光就这样带走了所有,那些我以为会刻骨铭心的记忆。从那次任性的出走,又从那次狼狈的逃回,我就知道,自己根本就是拿幼稚和现实比了一把。三个月的时光竟是那么短暂,好像从认识你开始后,就只有离开的记忆。而我潇洒的离开时,你根本不会知道,我走的时候,欢欢喜喜的跟你说再见之后的转身,眼泪就已经控制不住。

其实,那里挺好,为什么一个短暂的最后,就离开了。



5.

闹钟。

早晨被闹钟吵醒,中午闹钟提醒上午班,下午闹钟提示今天的记录单……被闹钟一直支配了很久,没能习惯后反成了依赖。

心绪,凌乱了一季后,渐渐安分,渐渐冻结。而那执着的轨迹,依旧延绵不断。拿起,放下,放下,拿起。枯燥,烦琐,心在逃离。而为了适应,耐下心来。而结局,如此寒心。

转眼间的寒风入侵时,最后一个季节在轮回。数不清时光的脚步,看不尽匆匆的身影,把最后的一份心情遗忘巷口,转弯处,只能有一张笑脸。背对,离开,或许是挫折把我打败了,默念时间里,心绪,在最后几刻钟,开始藏不住。

而习惯总会在这时候,来提醒我,如果不曾孤单,又如何成长。我已不会掩面而哭,已不害怕泪水被人看见,因为,早已习惯在没人的地方难过。

总是,一边坚强,一边脆弱,一边勇敢,一边害怕,是为什么。

难道是因为孤单,所以路就更长了。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399 个赞
399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 夏尔 。
撰写者 ㎜ 夏尔 。
共计写作文字 1,589.2k
我只是倔强的认准一句话,只有当自己处于一个最好的姿态,才会有一个最好的人来爱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