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爱的深,才会伤的真
念小瑾°
念小瑾°
06月15日 • 3分钟阅读
举报
人生风风亦疯疯,疯疯亦停停。

万千雪花在暮色茫茫中飘下苍老的山坡,像似一夜间白了头的传说那样迅速,凛然!

漫天皎洁霜雪恋恋着激情涌动在我的周围,不透气息,更像风雨那样粘稠不解,回首遥望归来的路,更是茫茫一片白色蒙蒙,若隐若现在林间的深处看不到踪迹和树形,多么想念那时葱绿的时光,那个心影相随的梦境,多么怀旧那段山花烂漫的季节,多么依恋你给予的激情和飘逸,诗情漫漫,诗意满满,我怎么能够忘记那一段酣然的绵长。

雪呀!埋了我的脚印,就像落叶一样埋了我们。

吃不尽天下美味,看不完人间过客。

一冷心灰,一寒无力,一梦不醒……

醉死的感觉缓缓地浮上心烟,落在雪地里。

人生能有多少感慨呢!不知,不明,更是不清。

没有路了,白花花的一片,一种颜色的世界,雪来的是这样的凶猛而无任何的声音,我来不及惊慌,因为我还没有从回忆中游荡出来,我还没有从遐想的世界里幽出,还没有将我们故事回忆成形,又怎么能融入到这样疯疯的雪域里呢。
1
深深地呼吸,吐出一条长龙,白艳艳的可爱。

仿佛将整个心都吐了出来,原来这世界是这样的空荡荡的善解人意,这样空灵空旷的柔美,这样绵绵的暖暖,真的想喝一壶老酒,陈年的佳酿,真想一醉留在深山老地,真想一念到底的洁白与混沌,仿佛从心上剪掉了一万根的藤条,又像从身体里抽出一万根的筋骨,松散的是这样的无力而有趣。

似乎,或者就是,心没了。

曲尽人还,而人已老。

在雪地里一步一步的移动,想快一点也不能够,无论怎样的焦急,也不会多走出一步路来,雪深深的加厚,一层层的耐着心地加厚,就在这缓慢而持久的移动中,你的身影又悄悄地浮来,轻灵而娇羞,红润而矜持,就像一片风也一样飘落在我的身边,若不是想象的重叠,我真的以为你就在我的身边,牵着我的手,缓慢在移动的雪界里。

又是幻觉,是你代替了幻觉,又是你与幻觉冲突。

雪渐渐地变灰,渐渐地失去了光泽,暗暗中天压下来了,果真的一望无垠的寂寞与僻静,一望无垠的清冷与孤僻,这就是想要找的境界,一直追逐的境界,一色绵绵而无生机的辽外,今天有了,却却充满了恐怖与孤单的涟漪,恍然间闷闷不乐。

死静,死寂,心上一片冰湖收拢着灰透的微茫,将我的身影微小而隐藏在这样的夜。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个赞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念小瑾°
撰写者 念小瑾°
共计写作文字 2,248.9k
时光不比人,它脆弱,它禁不起来来回回的辜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