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好的地方
Elaine.
Elaine.
03月04日 • 9分钟阅读
举报
要问我最喜欢英国什么地方 ,我会说 ,厕所 。你笑着 ,期待我换个答案 。

英格兰奢华的购物街穿起一颗颗维多利亚式建筑 ;头戴蓝白十字小旗的苏格兰城堡气势汹汹地站在悬崖上 ;泽西岛蓝绿相间的海水漫过金色沙滩 ,海边吃冰淇淋的人们纷纷后退 。可我还是最容易钻进厕所里 ,抱歉 ,我不是那么开朗的人 。

刚去英国的第一天就被扔在学校的食堂里 ,找不到通往教室或者回家的路 ,也不知道该如何用英语买午饭 。四周是各种颜色的头发和眼睛 ,各种音调的语言听起来就像坏掉的收音机 。我独自坐在一只面对墙壁的吧台椅上 ,仿佛能感受到背后猎奇的视线 。他们都是外星人 ,我想 ,我害怕外星人 。后来实在饿得受不了的时候 ,从自动贩卖机买了一瓶碳酸饮料躲进了厕所 ,和父母讲电话 ,说着说着就哭出来 。

直到现在我也会尽量避免和售货员说话 ,两年来总是喜欢跑到 自助结账的机器旁 ,默默地扫条码 ,默默的刷卡走人 。如果遇到不得不和人对话的情况 ,我会很担心他爽朗地和我攀谈而我什么也听不懂 ,会因为无法承受他的期待而感到抱歉 。

早上在巴士站等待的时候 ,看到身旁的小男孩抱着一只小狗 ,让人忍不住要摸一下 。男孩突然问我 ,要不要收留它 ,我马上惭愧地收回手 ,我说对不起我不是当地人 。

每走过一条街 ,就会看到一个把小盒子放在身前的人 。他们或是蹲坐在墙角 ,边伸出手边喊着 :“零钱 ,谢谢! ”或是抱着吉他 ,眉飞色舞的冲你笑 。我远远的看着他们 ,然后穿过马路 ,绕道而行 。
任何小小的期待都能给我带来巨大的罪疚感 。对不起 ,没能帮到你们 。



伦敦地铁里长长的扶梯就像永不停息地奔腾着的瀑布 ,不知道必须站在右侧的我 ,为挡到了路而感到非常难过 。在投币充值的机器前慌乱地摸索着钱袋 ,为没有提前准备好而感到尴尬 。在车厢里摔倒的时候被身后的人撑住 ,不知道该先说谢谢还是对不起 。

展厅里不许喝水 ,教室里不能喝咖啡 ,去餐厅里吃饭不可以主动挑位置 ,饭桌上不可以吵闹 ,沙拉酱不可以拌水果 。不许背着肩包进美术馆 ,必须用手提着 ,也不许把包放在附近 ,不然会被工作人员收走 。自行车上必须装车灯 ,必须骑自行车道 ,必须靠左走 ;写论文必须用英式拼法 ,文献参考的目录必须按字母表排序 ;上车买票必须微笑 ,下车时必须表示感谢 。

对不起 ,我不知道那么多的事 ,做了那么多的错事 ,每一天都紧绷着神经 ,也无法阻止自己继续出错 。或许你要对我说 ,出错不算什么 ,人总是会出错的 。我知道 ,可我就是很介意 。因为当我做了错事时 ,人们不会记住我的名字 ,他们记住了我的国家 。

教授用一整节课来批判中国的仿造品时 ,无法让人不介意 ;国际留学生们纷纷发表意见 ,声称印象中的中国就是便宜货生产地的代名词时 ,无法让人不介意 ;“不要随地吐痰 ”的标识只用中文来写时 ,无法让人不介意 ;在地铁站看到墙上大大的 “警惕迅速发展的中国”的标语时 ,无法让人不介意 。

机场的登机口前面 ,人群缓慢而有节奏的流动着 ,工作人员如流水作业般扫描机票上的条码 。轮到我的时候 ,他看了看我的中国护照 ,突然抬起头说你需要留个影像 ,请看摄像机 。流动的队伍静止下来 ,或金色或棕色的卷发们好奇的伸出头 。我抬头看着摄像机 ,听见他许久才按下鼠标 。
“咔嚓 。”
这样的时刻无法不介意 。

寒冷的圣诞节前夕 ,我刚刚赶到车站就见巴士开了出去 ,不过幸好它开出一米就遇到红灯停下来 。我跑过去向司机招手请他打开车门 ,他对我摇头 ,不再看我 。

冬天的寒风中 ,小小的候车亭只站得下十余人 ,但是所有人都正对着电子屏笔直的站成一条线 ,沿着亭子一直排出去很远 。他们就像等待出场的一批同一型号的机器人 ,沉默的没有情感的机器人 ,可是肩膀明明在颤抖 。为何会为了排队 ,宁愿活生生的冻着呢 ?我忍受不了凛冽的寒风 ,哆哆嗦嗦的躲进候车亭 ,心想着顶多车来了让你们所有人先上还不行 。可是立刻就有一位白发老人 ,对着我口齿不清地骂起来 。

还未和人擦肩先说对不起的礼貌到极致的人 ,为了维护礼貌和秩序 ,轻易的骂出了口 。
没有一个人过来对我说 ,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 。

巴士缓缓向前行驶着 ,远远看见前方人行道上 ,有一位老妇摔倒在地 。司机立刻开过去打开车门询问 ,满车的人都看了过去 。我想 ,她也未必想被关心 。

每个人和每个人的距离都分得很清 ,可是又试图去关心别人 ,远远地站着说 ,你没事吧 。



以前和朋友们在一起 ,只有一个人手里有吃的 ,就一定会和大家分享 。但是不管我好意做饭给房东还是室友 ,都会被婉言谢绝 ,她们说食材是你掏钱买的 。想要顺手帮房东把盘子端到厨房却被大声喝止 ,吓得我以为自己犯了错 ,她问道你又不是我的用人为何要帮我做事 ?

朋友过敏 ,身上又疼又痒却不能看病 ,预约的急诊在半个月后 。住宿办的服务人员在你面前微笑着打印出一张合同然后装进信封 ,告诉你这张纸一周后会寄到你手中 。电话那头的接线员为了一个一分钟就能解答的简单问题 ,先用五分钟来核对客户信息 。

可不可以不要为了礼节挂着微笑 ,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多规矩 ,可不可以不分你我 ,可不可以不要把所有事情都用 “yes” 或 “no”来界定 ,可不可以不用英式拼写 。

母亲来探望我 ,送她回去的那天我们抱了又抱不舍得分开 。我站在机场安检口用手机拍摄她离开的画面 ,差一点又要哭出来 。就在我的母亲冲我挥手告别的时候 ,镜头里突然窜出一个服务人员冲我大叫 :“关上它 ,禁止拍摄!”

我再也无法忍受这些无理的 、无情的人心 ,这些循规蹈矩 、像机器人在固定轨道上行走的人群 ,这些密密麻麻的 、让人无法呼吸的视线 。我因为不能满足他人的期待而负疚 ,其实他人根本不在乎我内心的感受 。

我躲进了厕所 ,然后深吸一口气 ,却不觉得这里更加污浊 。


文,王羽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77 个赞
77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Elaine.
撰写者 Elaine.
共计写作文字 483.0k
不如就承认一下,我们没有想象的那么坚强,也不想那样刀枪不入,我们只是想被温暖地抱一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