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不开卡带的青春
橡树与草戒指
02月24日 • 2分钟阅读
举报
“……喜欢看你轻轻皱眉,叫我胆小鬼~你的表情大过于朋友的暧昧,寂寞的称位甜蜜的责备……”

尤记得那年,听音乐还是用卡带的日子。

记得有一次家里的录音机调声音的按钮失了灵,开箱只能放到最大声,为了听新买的孙燕姿的卡带,差不多出动了家里所有的棉被盖在了音箱上才让声音正常化。

把我爸气的,看他那看我的眼神,差不多快要把我和录音机一块扔下楼去,现在想来真好笑,哈哈。



那时我用过的最高级的随身产品就是步步高的复读机了,还是打着学英语的名义从父母那骗来的。我坚持只买正版不买盗版的卡带应该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成功的被偶像明星们愤怒指责盗版的画面洗了脑。

那会做梦也希望自己能有一部Sony的随身CD,要是看到谁身上有一部,便会对那人的好感度倍增,就会觉得那人好拉风,并且十分羡慕不已。

而现在,连CD我们都已经不买了,以前买是因为渴望,而现在买是为了支持偶像。

曾经在承德这个租金堪比首都的小破旅游城市,谁还曾记得那个曾经在承德开了N家分店的雪菲音响,也已经倒闭了很多年。



前天去乐翻天,投篮。

记得上高中那会,自己至少也能冲到第二关150分朝上。

自信满满的投了第一枚硬币,结果机器直接就把我的币吞了。

喊来了管理员,终于大费周章把游戏币取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旁边的男孩太帅,居然第一关过的都是那么费力,不是没有时间,而是手臂酸疼的再也抬不起来。

瞄一眼旁边的小帅哥,分数直冲350。

原来老化的不只是我的身体,还有游戏厅里的机器。



回家的路上,坐在出租车里。不知道你们这不这样,这个时节坐在车里,我很喜欢看街灯掩映在树杈后的样子,好像时间流逝的具像话。

车里的电台在播放一首老歌,带着点出租上特有的味道,好像少年时复读机里的卡带。

“……我已开始慢慢练习,开始慢慢着急,着急这个世界没有你……”

原来时间并没有固定的长度,是我们的心情决定了它的快慢。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232 个赞
232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橡树与草戒指
共计写作文字 3.0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