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get、缱绻的空白
沫凉
沫凉
08月03日 • 10分钟阅读
举报
谢谢那个说愿意让我欺负一辈子的你。
谢谢那个说不管我多不好,也要的你。

有那么一刻,我,拼命的想着你。

2011-05-27 01:30:53
我曾想过,有天这座城终将会被曝露在空气里。
我曾想过,一百零几个的应对和结局。
我曾那么的小心翼翼,什么都不提。
只是,当首页的那首歌从彼端穿透手机遛进耳朵里时,我,似乎还是没有足够的勇气冷静。
你问,这首歌熟不熟悉。
我还姑且冷静的回答说听过。
只是,你屡次三番的类似质问的言语仍是打散了我的故作坚强。
城墙开始分崩离稀。
他说,我会替你保守秘密的。
他说,我想多了解了解你嘛。
故事的开端源于long long ago。
具体的对于这个没有记性的女人而言,如果她记住了,明天太阳真的会从天边出来哦。
也许,这一切,从开始到最后的最后。
它,只是一个梦。

他说,你怎么这么好啊。
他说,快点嫁给我吧。
他说,你为什么还不嫁人啊。
她问,你为什么还不结婚啊。
他说,你还没嫁人,我怎么结婚啊。
她说,我嫁人跟你结婚有什么关系啊。
他说,你不嫁给我,我怎么结婚啊。
她说,这样说来还是我的错咯。
他说,是啊。当然是你的错。所以,赶紧嫁给我吧。
她说,为什么是我啊。我又不好。
他说。不是你,还有谁啊。
她说,………
他说,赶紧嫁给我吧。
她说,………



耳机里,突的一片空白。
他说,又在假装没听到是不是。
他说,又想装傻了,是不是。
她说,没有啊,你刚刚说什么,在重复一遍。
他说,赶紧嫁给我吧。
她说,哦。
耳朵里,是他反复重复的字语。
而她,只是沉默而已。
末了。
他说,你不好。
她说,是啊,我不好啊。一开始就告诉你了的。
他说,你不好,我也要。
她说,你又何苦给自己找一个累赘呢。
他说,你又不是累赘。就算是,我也要。
她,………
耳朵里,传来他带着委屈的腔音。有那么一刻,愧疚溢满了一整颗心。
有那么一刻,她想点头说答应。
只是,最后的最后,还是失了勇气。
她,只是,觉得,少了点什么。
少了什么呢。
是少了点什么吧。
摇摇头。甩掉一些些吸附在身上的温暖。拒绝自己在继续深陷进去。
你只是一个人。只需要一个人。
她一直是一个人,一个人生病吃药,一个人上学上班,一个人走夜路,一个人难受的窝被窝里嚎啕大哭。
她这样的一个人,一个人的承受了所有的委屈疼痛不安。
她这样一个人,一个人这么安静的过了二十几年。
她习惯了这样的一个人,她开始觉得这样的一个挺好。
她以为她会一直这么一直这么一个人下去.....
空空荡荡的心里,某天突然闯进了一个人,似乎又是那么的天经地义。
霸道的言语,总让她手足无措的不知如何是好,于是,她一直在后退,一直在拒绝。
时光是琥珀,记忆一滴滴被反锁,一切就开始这么安安稳稳又不平静的走着,直到某天的突然提起,
恍惚间,不由的问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你知道了这么多关于他的事情。
一丝担忧,挂上了心头,像个得了犹豫症的孩子,不停要求自己停止,又如此反复无常继续走着。
你一直想知道,那天,你喝醉酒的时候,打电话过来,说了些什么。如此紧张的纠缠。其实,真的没有说什么。只是,第一次,那么刻骨铭心的感受到你心里深藏的悲伤。深深的苦涩。心,开始不安了。
你曾说过,谁没有过去啊,谁没有点悲伤的故事啊。那时我,一笑而过。
一个在拼命的后退,一个在努力的靠近,后退的却忘了她的后面早已没了退路。最后徒然的发现越靠越近了。



你问我,是不是我不给你打电话,你也不会打给我了?
我说,你觉得呢?
你如此肯定的回答我,我觉得是。
心里,微微的一阵酸涩。你说,是不是?、
我说,你既然已经这么认为了,那我又何必在说呢。
你说,你可以狡辩一下吧。我摇了头,跳开话题。
还是这般的固执,什么都不愿意去解释。即使是误会了也没有关系。
你曾说过,记忆力太好是一种负担。
所以,在每一次有你的未接来电时,
我回过去,问你,你刚刚给我打电话么?你总会说,有嘛,不知道也,我忘记了。
我想,你一直在努力的忘记,忘记着那些现在或者是你的过去。
所以,你是想表现出你已经做到了是么。
嗯,我想我知道了。
谢谢那个说愿意让我欺负一辈子的你。
谢谢那个说不管我多不好,也要的你。
那天,拉黑了你的号码在我的通讯录里。
从此反复的黑白名单翻来覆去。不知道自己想干嘛。
让人最无法适应的是,每次把号码拉进黑名单的时候,就会收到拦截信息。
于是,开始耍赖一般的歇斯底里,冷静之后又把号码安然的放进白名单里。
如此的,反复,反复,反复。
我也搞不清楚,为什么每次都这么巧。总在我等到放弃的时候的隔天又冒头来给我刺激。
为此,我颇为无语。某女说,这就是命,你就认命吧。
那天,删除了你的Q号,连同我的一同从你那里删除。
然后重新申请了号。
我不知道自己想干嘛。
脑袋在你不打扰的时候呈现从未有过的空白和平静。风微拂过面颊,思绪平坦划过,是从未有过的安逸。却在你偶然出现的一瞬间,风云渐涌。泛起了波澜。
心底是在意的。是不想放弃的。却因了不知道的原因而一直梗塞在喉咙底,死死的卡着,不愿意放松一分钟。时光一分不差的溜走了。没有留下些什么,只是窸窸窣窣的留下了一些沉底的记忆。




时光缓缓步入八月,天,晴好。
时间开始变得富裕了起来,偶尔发发呆。让脑袋呈现一片空白。心态放得更低了。心情也开始豁然开朗起来,却也偶有纠结,或是歇斯底里。赖在床上,像个孩子一般的耍赖着。而后,心情复又趋于平静。略带着嘲讽的笑意浅挂嘴角。当一切开始平静,才发现一切都没有多了不起,也不过如此罢了,只是自己放不过自己,放下只在一念之间,放过自己的一瞬,心,是从未有过的平静。
我发现,我开始习惯了。习惯了你的不打扰,习惯了你的不联系,我亦习惯了不再去纠结于你的思绪。这样淡淡的不纠结不崩离的日子,一天一天翻阅过去,其实,也挺好的吧。
不再挖空心思的想那个嫌疑犯是不是你。也许是,也许不是。但大抵也不再那么重要的。你既不说,那便作罢吧。
我只是还在等。等,某天,你打电话来。告诉我。
“我要结婚了。”
而你决定相濡以沫的人不是我。
那时的我,会笑着给你祝福。笑着挂断电话。也许,这次,会是你先挂。毕竟,那个人不是我。
而那之后,我依旧会嘻嘻哈哈的过着我的生活。而那之后,我会感激你曾给予的记忆,细细碎碎的,也许在某个偶然间因了某个情节或字眼而想起,那些关于你的记忆。而那之后,我想,一切也不过回到原地,又也许,继续前行,并无任何大碍。
如此亦好。
最后,我想轻声的告诉你,
亲爱的,这只是一个梦。
\...The  End.../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171 个赞
171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沫凉
撰写者 沫凉
共计写作文字 31.6k
淡漠,安然,寡情,是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