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旧时光。
旺仔小小苏
03月13日 • 9分钟阅读
举报
以下只是些自说自话的杂乱记述,只是单纯的书写,毫无逻辑与联系。也许连自己都不曾真正读懂。

——写在前面的话。


一月气聚。二月水谷。三月驮云。
四月裂帛。五月袷衣。
六月莲灿。七月兰浆。八月诗禅。
九月浮槎。十月女泽。
十一月乘衣归。十二月风雪客。

你当相信
流转之中    自有承载。

>>> 01
想要诉说些什么,却总觉得没有付诸于笔尖的必要。大抵体会多了,就会变成所谓的清醒,清醒过了便慢慢转为了麻木。可惜的是,清醒之于我只是短短的一小会儿,紧随而来的麻木却绵长不绝。
不停更新着的日期跳动,不断看到了的岁末总结。用声音、用图片、用文字,人们开始希冀给过去的日子一个妥善的安置,试着用某种方式证明着流年的给予。而我却一直偏执的认为自己的内里才会是一切最好的容身之处。
某人说:“你爱一个人十分但只表现一分,远不如爱一个人一分,但表现十分那般效果好。”所以我们急切地需要表达我们对过去时间的追悔、不舍、热爱……只是因为那一分的爱?也许我们并不懂得,当我们高谈阔论之时。

>>> 02“体会”过后就自己也加入到了这样的队伍之中,可见人性的嘲讽与矛盾。
说内心是一切最好的容身之处也许也不过是逃避与怀疑引发的托词罢了。
逃避旧时光,怀疑此刻的自己。
想对自己坦诚    其实并不容易。
想对时光坦白    也许未必会那么难。
试着用不搭边际的对话方式记录这一年,不再触及故事本身,只想叙述它留于我的成长。



那么

以下对话纯属虚构,如有雷同 则我为山寨。

“如果,如果 遇见的身后站着离别。拥有的开始便是失去。那我们会不会不要去经历反而会比较好?就好像我们相遇之后会分离,分离之后又可能还会遇见,这般往复,又有何意义?”
“不分离也许我就不明白我会对你有挂念,没有失去也许我们便可能看不见拥有时的可贵。”
“因为离开,所以珍惜。好奇怪的逻辑。人类喜欢用失去来烘托拥有时的珍贵?还是所有悼念的核心不过是个体本身。经历过的人和事,不过是为了自我形成而垫下的伏笔。所以所谓的挂念,所谓的感情,所有外在给予你的存在只是为了让你体会你自己。也许我们不过是过客一般的人与事……分离 便至此与你再无关联。找到自己后的你   还会在记得我们吗?”
“不要对记忆抱有过多的期望,时间本身的磨砺会筛选一切。遗忘不过是早晚会有的结果。但经历的一切却会以自己的方式融在我们的岁月之中,陪我走我行着的路,伴我食着成长的餐。你们早已是我身体中的一个部分,又谈何忘记。会在寻访用时光砌成的绝美校舍时想要与你述说我内心的惊喜,会在懒惰拖延沮丧无力的时候希望由你督促勇敢改正,会在迷茫失望不知所以的时候期盼你的指点重拾迷途,会在吃到美味、寻到舒适小店的时候幻想与你再次来访……只是,原谅我的不再相诉。因为害怕我这样突兀的问候打乱你平静的步调,因为害怕我的自以为是得不到彼端的回应。我会痛,会抱怨时间的无情。但是终于在某个观看阳光缓缓告别枝桠的傍晚明白 看过的风景,经历过的人,纵使告别,却终是在我身上留下了或深或浅的沟壑,那里面曾经流淌过专属于你们的养料。时光蒸腾,迫使分离,但相信你们留下的记忆以在我脑中凝云致雨,只待在入海处与我相汇。



【我会】

“带着你们,好好生长。
在学着释然,因为清晰  没有什么人和事会永远陪伴着谁一辈子,就连我们的影子也不可信任,在对抗时光中终于学会了某种妥协。有些路,注定要自己去走。”

“这个世上,不早不晚,恰恰刚好的遇见,是人间太难得的缘份。”
“而遇见之后又能排除万难坚持走下去,牵手白首的那份真心,我不敢奢求,但请允许  在看过种种之后  让我还能相信  它的存在。”

“人是需求确定性的动物,追求目的和结果,人之于生命尚且如此,何况相悦之事?”
“但人却又是矛盾的个体,对生命企图寻求意义,却对感情常常会失去理智。真正的爱,也许需要成全。若有幸彼此相悦,便成全另一人一世受你庇护,不惧风雨;若无缘相伴,见所爱之人拥有幸福也许便是一段追求之目的。想来,人有时候追求的事物并不一定见得最终非要有利于自己本身。”

“想说的话没有归属 你会如何?”
“会挣扎,会不甘,也许只是还未看清。看清之后,所有的真心话  你便放得下。”
“请你自知,与你无关的故事,便请不要插手。”

“任何能指都应当有所指。”所以我们应当要探求出一切存在的意义或它现实可能的寄主。”
“可是有些无奈的是,我们可能会做很多很多找不到意义的事,然而最后却推导出了一个有意义的人生……人的本质与事物的意义也许永远只处于被制作之中,难于被你我所真正洞悉。它存在,我们可以无限接近,但却永无等同可言。”
“只是,相信与你有关的人与事终会在某处等你,在遇见之前,好好生活,从繁至简,找到自我也许就是你为见到他们而该做好的某些准备。”

“我们总是会企图用我们仅有的一些所知来揣测所有。”
“是那些“所有”给你“所知”,但是并不是所有“所知”都能得到“所有”。”
“所以,当下便是吾所有。”

“你为什么能坚持做这件事那么久?是因为某种感恩?”
“我从没把它当做一件什么事来看,又谈何坚持,不过是自然而然的顺应罢了。”
“所以,很多看似的坚持不过是自然而然的发生。没有那么多所谓的无畏。”

“不要为你的生命平添太多假设,因为假设本身可能会成为阻碍,生活是太好的编剧,它一般不会让人猜中剧情。”

“有时候远远的观望会是温暖,近距离的接触却可能只是灼伤。”

“你以为是外界的“温暖”,也许仅仅是你自我内心的一种映证,温暖是温暖,但是它却和给予者无关。你企图索求更多,却发现终会失望。”
“这样的失望来源不在于给予者,而在于你本身。请不要用你的想象与人打交道,每个人都有他独一无二的部分,他们不想成为谁的替代。而当我们对于外界的需求越多时,也许便失去了获得真正的安乐的权利。”
“只是,却也不是谁都有勇气用真面目见人的,即使只对自己。”
“但,也许……伪装本身就是他的一个部分。光明和黑暗都能接受,才是成长。看透之后,还能选择喜欢,才是热爱。”

“我想现在的我是理智的,冷静、理智到连自己都后怕。”
“如果你理智,就不会留着一堆作业不写,一堆英文不复习冲动跑来写日志了。如果你理智,就不会每天拖沓不肯结束旧的一天,不合理作息积累病根了。如果你理智,就应该学着让每天都有收获,而不是想很多,做很少。如果你理智……”
“恩,我只是想,这段时间的自己也许一直是背对着前路,倒退着在行走的。也许我需要和一些人一些事说再见。也许  真正的世界在我们的身后。”
“那么,再见了  旧时光。”
“那么,再见了  那个再也回不去的最初的自己。”
“也请告诉它   我  会很好。”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350 个赞
350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旺仔小小苏
撰写者 旺仔小小苏
共计写作文字 8.6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