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掩面而泣,是为我们自己感到可悲
一棵小树2
一棵小树2
02月27日 • 4分钟阅读
举报
我们荒芜着生命的时候,他卧在床上安详地敲下一篇篇事无巨细的日记。手机被他攥出了汗,明晃晃映着他的光头,像字里行间他的真切明晃晃映着我的脸。文字纯稚细腻,美感含苞待放,思想浅直却绝无拙劣之笔,让我觉得一切刚刚开始。

我们举着话筒沉默的时候,他盯着一堆在他眼里不知为何物却总是冥冥吸引着他的黑白交错的六线物拨响琴弦。大肚子死死贴住琴背,像贴住它的心。两只手指头塞满一行品格。看起来好像我们拿着尤克里里。他弹不响一个声音,除了一弦。他没有那个力量。我明白所有美妙的旋律弹响在他心里。



我们在垃圾堆里抢着挖食吃的时候,他在他自己情感的废墟里挖出一个又一个矛盾,拿出来看看乐乐,憧憬憧憬,向往向往。

我们在各大酒店闪转腾挪享受节奏快感的时候,他把早已弃他而去的姑娘轻轻从脑海里抱出来,任她随钟摆若隐若现。像从月色的海面捞起一条倾国的人鱼,爱她,养育她,海水是他透明的眼睛。我们停止节奏运动,钟摆永不止息,像他的思念一样,清澈,平和,无尽。

我们在太阳下腐朽的时候,他拖着肥硕的身躯登上高层语音教室。冰冷的冬天,如他身材般肥硕的汗珠砸在课桌上,砸出一句调侃:“我不挤电梯,我得占仨人地儿。呵呵!呵呵呵!“ 呵呵迫使他的肚子颤抖,震下他汹涌的汗珠,咣咣咣砸在我眼前。呵呵迫使我的心灵颤抖,震下我角落里的尘埃,稀里哗啦散落一地。我想起他不为人知的假肢,我看到他一只脚的力量撑起的不朽心灵。

我们在彼此猜忌的深渊里顾影自怜的时候,他身边永远围绕着各式各样的人。他从不在意他手里的无懈打得是否和事宜,也不知道chanel5号今天是否还那么得宠。但是每一个有他在的短短20分钟课间,他的档期永远排不过来。他在女孩子们毫无防备的仰视目光里呵呵地乐,活像个史莱克。他在男孩子们不闻不问的滔滔不绝里呵呵地乐,活像个蓝胖子。他呵呵,他的肚子颤颤。男孩子们心满意足,女孩子们笑开颜。他重新定义了呵呵。

我在教学楼下被他拦住。”抽根儿烟吧“他说。

他掏出一包没开封的玉溪。“给”。

风几次把他手里的打火机吹灭,像他明明灭灭的短暂人生。他无非是想告诉我风是从哪里吹来的。他本是一团火焰,不伤人,只温暖人。

我只记得他明明灭灭地提起了他的妈妈和人鱼般的女孩,因为我大概很难忘掉他抽烟的样子。
他浅浅地嘬一小口,在烟雾还没有到达他的嗓子眼之前就把它们一口吐掉。他只是想借烟把我留下。我看到彻骨的孤独。

那是唯一一次我没有感觉到玉溪糟糕透顶的油烟子味儿。

我没空去感觉。

后来,他的位子空了。放眼望去,好像美国没了自由女神。

“你会唱《如果还有明天》吗?就那个薛什么唱的。你要是会,我想听你唱,要弹吉他。”

我记得是叫薛岳吧。


“听说你教鼓了,我能去学吗?”

我再也没有机会了。

你从没有掉过一滴泪,我孤独的朋友。我们掩面而泣,是为我们自己感到可悲。

文字由:MR.SLARDAR 投稿 版权归投稿人所有 转载请说明出处 违者必究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89 个赞
89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一棵小树2
撰写者 一棵小树2
共计写作文字 980.2k
喜欢旅行,分享风景;喜欢你,分享心情;喜欢分享,因为你的存在,番茄派分享着记忆的斑斓色彩,让快乐就那么简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