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巷的艾小黎
沫凉
沫凉
07月31日 • 24分钟阅读
举报
艾小黎。你得负责我一辈子。人家的初吻都被你夺走了。
顾南,你混蛋!
艾小黎,你怎么还是这么粗鲁,除了我,还有谁敢要你。
顾南,你丫的混蛋混蛋混蛋!!

遇见

梨花巷在H城以南的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很多人在第一时间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总会满怀着各种浪漫调调的幻想,循着地图或是GPS来到巷口。艾小黎放学

回家的时候,总可以在巷口的梨花树下接到数声埋汰的怨叹声。

其实梨花巷只是一个尚未遭到拆迁的老城区,这里居住的是一部分没有经济能力的下层农民工和被子女遗忘的空巢老人,屋残瓦漏。陈旧的瓦片上零零落落旺盛起的生命,给屋顶添加了些许风景。长长的大理石路面在岁月的更迭里裸露出它温润如玉的清凉。风霜鼓起泥瓦墙面,夏夜里的暴雨天总会冲刷走一部分零碎的岁月,而后碾化成空气里流动的香甜气息。

艾小黎深深的爱着梨花巷里的一草一木。她最喜欢李奶奶做的烙饼;张妈妈的蛋包饭;她最喜欢听廖爷爷唱的昆曲,缠绵婉转、柔漫悠远见长;她最爱和崔叔叔一起练拳,这样,等她长大了,就可以保护梨花巷里的老小了;她最近更爱撮合李奶奶和廖爷爷的黄昏恋,只是,两个老顽童好面子,谁都不肯先示好。唔....怎么办呢?

夏天,踏着徐徐渐进的炎热走来。放学后,艾小黎一路埋着头冥思苦想着怎么撮合李奶奶和廖爷爷才不会让他们俩人都觉得尴尬。走到巷口时,毫无意外的,涌进一堆叽叽喳喳的碎碎念。艾小黎只是稍稍的瞥了一眼像个怨妇一样的两个背包女,瘪瘪嘴,顺手从墙角拔了一根狗尾巴草往嘴里咬,摇摇晃晃的往巷子深处走去。

“你看,这里破破烂烂的,脏死了,肯定什么三教九流的都有,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是啊是啊,你看那个女学生长得就像个不良少女,我们赶紧走吧。真不该为了个名字来这里。真是晦气!H城怎么还有这样的地方。”

艾小黎不爽的隆起眉头,一口将狗尾巴草吐在地上,用脚板碾了又碾低咒一声,扯开嗓门大喊:“candy!!!to attack!!”倏地从巷子深处窜出一只一米巨型狼狗。张着嘴,露出慑人的白牙。奔至艾小黎身边的时候只稍稍的停留了一会儿,就顺着艾小黎的眼神朝巷口奔去。

“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这什么鬼地方啊,哪里跑出这么大一条狗!啊啊啊!!救命啊!!!”

“嘭嘭嘭...”一阵急促凌乱的脚步声之后,四周回复安静。艾小黎心满意足的回转身,从书包里掏出早上特意留下来的骨头,准备犒劳一下刚刚这位勇士。笑眯眯的抬起头,却看见candy这只不争气的家伙正缠着一个糟老头。不时还发出撒娇的嘤咛声。

抬手扶住无力的脑袋。OH,MY GOD !你怎么可以把一只分不清性别的色狗送到我身边!!!被你气死!

“candy!过来!我们回家了!!快点过来,今天有香喷喷的骨头吃哦,candy!!你再不过来,我就自己回家了哦!我不要你了哦!!我真的不要你了!我走了!我真的走了!真的走了哦!你等下不要求我哦!”吼!要死了!这个大叔哪里冒出来的啊!竟然让这家伙这么迷恋!可恶!

“candy!!!!!!!!”艾小黎想她真的会被它气出内伤。她竟然都没有一个大叔的魅力大!真是怎么想怎么憋屈。气极了的艾小黎一股脑的冲上去,猛的拽住candy的后腿,一拖。

“嘭!!!!”

“....................”

空气迅速凝结成一团,周遭一片静谧。candy像是感觉到气流波动的不妙,一步步的往后退去,胆怯的站在墙角下看着,昏黄路灯下,某女子不凑不巧的压在了那个邋遢大叔身上。额....好死不死嘴对嘴了。唔....完蛋了。快跑!

“噌”candy一溜烟的消失在了巷尾,留下还躺在地上大眼瞪小眼的两人。半晌,大叔往右边躲了躲,出声说:“小妞,你还想压着大爷到什么时候?”言语里的调侃味夹杂着一股烟丝的味道嘶哑的在灯光下环绕。熏了艾小黎一脸的气味,慢悠悠的缓过神,目光有些迟疑的往男子脸上扫了又扫,长发蜷成一团,有虫蚁出没;满是尘土的脸上,胡渣乱堆,牙齿一片黑黄色,“啊啊啊啊啊啊啊!!!!!”“呸!呸!呸!呕~咳咳...咳咳....”

一路退至墙角处,不停的用手蹭着唇瓣,默默的在心里将眼前这个大叔碎尸万段。可恶!我的初吻就这么没了!!啊啊啊!!真是可恶!!没想到现世报来的这么快!啊啊啊啊!!太可恶了!!!



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慢腾腾从地上起来的男子,狠狠的擦了擦唇瓣,转身往巷尾走去。嘴里不住的咒骂着,NND真是人衰,喝水都会塞牙缝!

“喂!喂!喂!小妞!你等一下!喂!”

“叫叫叫,叫什么叫。丫的!有病啊!有病别找我干嘛,我没药!!”

“呵呵,小妞说话还挺冲啊!还好,还可以忍受!”

“喂!这位大叔!您从哪来会哪去!别烦我!”

“我说,小姑娘,你都把哥的豆腐吃光了,就想拍拍手走人?”

“什么??!!”

“我说,你得对哥负责!”
相识

我叫顾南。从C城过来旅游的。

伴着哗哗的流水声,艾小黎坐在院子的天井边,手托腮听着顾南介绍自己。“哦.....”长长的尾音之后思绪飘远了。candy这只色狗躲在它的狗窝里不敢吭哧半句。“嘭!”“啊!!”艾小黎没有回头,她没有对他说,淋浴房的门槛很低,1米8的身高出来的时候,头要低一点才不会撞到。她是故意的。嘿~

我的钱包几天前在G大街被抢了,警察局说会尽快帮忙找到。我一个人不知道去哪里,酒店也已经到期了,就这样在大街上溜达了好几天,后来迷路了,不知怎么的就到这里来了。再后来的事,你都知道了。

嘶哑的声音在喝过水之后变回了浑厚的嗓音,有力且温馨。艾小黎转过头看正拿着毛巾擦拭着滴着水的湿发的男子。呆了又呆。胡渣不见了,邋遢没有了,小麦色的皮肤,温文尔雅的笑容,一双勾人的狐狸眼,这么纠结的组合在他脸上怎么看着这么顺眼呢?唔.....

夏夜里的虫鸣声在房厝的四周喧嚣着。艾小黎收回视线,手托腮继续神游。偶有凉风习习,星空熠熠。这样的一个夏夜里,一个男孩,他说他叫顾南。很好听的名字。
相知

顾南说,艾小黎,你的名字这么好听,给我煮饭吧。我饿了。

顾南说,艾小黎,你们这儿有没有哪里招临时工啊?我要想办法赚钱,好快点回去。

顾南说,艾小黎,你在这么粗鲁小心没人要。

顾南说,艾小黎,你连换灯泡修下水道都会,还要我们男人怎么活啊。

顾南说,艾小黎,给我钱,我去把我的头发剪一剪。等我找到钱包的时候,在还给你。

艾小黎没钱。她存起来的私房钱是准备上大学的时候用的。艾小黎说:顾南,你知道梨花巷老少爷们的头发是谁打理的嘛?告诉你,我爸爸可是理发师哦。从小我就耳濡目染的学了一门手艺。今天我,破例,免费帮你剪头发吧。

后来,顾南顶着一头缺了口的锅盖头过了好久,直到他离开他的缺口还没长齐。



后来,顾南才知道,艾小黎说的老爸早在她3岁那年就跟一个富婆走了,她的妈妈受不了刺激灌下一瓶农药死了。艾小黎就这样杂草一般的自己长大了。

那之后,艾小黎的小窝就住进了这么一个大男人。她的日子也因为有了他而开始沸腾起来。每天的每天,只要艾小黎在家,都会听见艾小黎狮子怒吼。

艾小黎说,顾南,你丫的离candy远点。candy你这头色狗就不能有点志气?!!!!

艾小黎说,顾南,你丫的想要把我的厨房烧掉是吧!不会煮饭的人还要逞强!以后离我的厨房100米远!!

艾小黎说,顾南,你丫的上个临时工还要泡妞!你泡妞就泡妞给我带家里来你就死定了!!

艾小黎说,顾南,你丫的有没有催催警察局啊!我的家底快被你吃空了!

艾小黎说,顾南,作为回馈,我要求你辅导我的课程。
离别

那天,艾小黎高考结束了。兴高采烈的回家。考试很顺利,多亏了顾南这家伙。回来的路上顺道拐到蔡妈妈的卤料铺,买了一些卤料。晚上也该犒劳犒劳那家伙了。

后来,艾小黎和cady一起把那份卤料分了。她开了那瓶说好要高考结束之后一醉方休的葡萄酒,就着一张白纸上的字饮了一个痛快。

顾南说,艾小黎,高考结束了,成绩很不错吧。这都是我的功劳哦。

顾南说,那瓶红酒你可不能一个人独吞。那可是我第一个月的工资耶!

顾南说,艾小黎,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今天接到通知,钱包找到了。我走了。

顾南说,艾小黎,你这么坚强,一定不会因为我离开而难过对不对。

顾南说,艾小黎,好好照顾自己。
坚强

那一个夏季,显得格外的漫长。录取通知书下来了,H大的文学专业。学费加上生活费需要一大笔钱,艾小黎一连找了4份兼职工作,每一天都在急急忙忙的赶往工作地点上,这般的充实,时间似乎也就不那么难熬了。

李奶奶和廖爷爷在顾南的牵线搭桥下,终于幸福的走到了一起。艾小黎一有空就会去找他俩聊天,不为了什么,只是偶尔会从老人的嘴里说道:哎呀,顾南这

小子过了这么久都不来看我们两个老人了。然后,她就会咬牙切齿的开始附和。

这样,她可不可以当做,其实他并没有离开过?

艾小黎很坚强。大学四年里,没让自己生病,没让自己委屈,没让自己饿着冷着。艾小黎很聪明,大学四年里,年年都拿走一等奖的奖学金。艾小黎很能干,大三的时候就被H城里的一家媒体公司提前签订合同。

大学生活很快的就结束了。公司里有安排住宿,艾小黎不舍得,只是梨花巷离她上班的地方实在太远,她只能趁着双休过来看看。candy结婚了,和隔了两条街的wendy,现在过着很幸福的生活。听说最近快要当爸爸了。

艾小黎还是单身。身边的爱慕者很多,只是艾小黎总说,她一个人习惯透了。

艾小黎每次回到梨花巷总在天井下坐好久好久。一样的星空,一样的凉风,一样的周围一草一木。只是有时黯然低头,发现,时间过去了那么久,一切怎么还会一样呢?

艾小黎说,该死的顾南,离开那么久也不知道回来看看。

艾小黎说,该死的负心汉,留了一张破纸,就拍拍屁股走人,丫的!你是不是男人!

艾小黎说,一辈子太长,即使她足够坚强,也没办法一个人走完。

艾小黎想通了,一个人真的太孤单了。

艾小黎恋爱了。大学同学,追了她3年。有着暖玉一般有的时候,艾小黎看着他,看着看着,一阵的恍惚出神,差一点就以为他回来了。艾小黎想,你这个笨蛋。人家早就已经结婚生子了吧,还有什么好想。你该先仔细考虑考虑宇的求婚。

是的,时间那么快,她和宇已经在一起一年了,身为独子的他在前几天的情人节里向她求婚了。

过了几天。

艾小黎,答应了宇的求婚。

婚期在4月20号。
后来

艾小黎回到了梨花巷。还是原来的窝,添加了一些新的家具,她看着焕然一新的家,无故的心情大好。

她说,从今以后,哪都不去了。就呆在这里了。

这时,厨房传来一阵惨叫,一堆浓烟从厨房的排烟筒里涌出,艾小黎回头看到这副场景,捏死人的心情都有了。

一声怒吼在院子里回荡,candy携带老小躲进狗窝里避难。

顾南!不是叫你离我的厨房一百米远吗?!!你丫的死定了!!!!!!
负责

4月20号,艾小黎记得,那一天天气很好,云朵一块一块的在天空上游荡,天是泼墨过的蓝,阳光很灿烂。五年前的这一天,她和一个混蛋相遇,也是这般的晴好天气。五年后这一天,她披上嫁衣,做新娘。只是,新郎不是他。

4月20号,顾南记得,那一天的艾小黎好美好美,他知道,眼前这个喜欢逞能的女人,这辈子再也不能从手里逃走。

顾南说,艾小黎,你把大爷我的初吻夺走了,就想拍拍手走人?

在她开口想要回答“YES!”的时候,顾南穿着白色的礼服出现在教堂里,邪肆的笑容带着无法拒绝的魅力。

顾南说,艾小黎,你得负责。爷这一生可是被你毁了啊。

艾小黎气得哭了,豆大的泪珠浸湿了睫毛,顾南你这混蛋,怎么可以一声不吭的离开那么多年,回来就要我负责。顾南你混蛋,你以为你是谁!我艾小黎才不稀罕你。

顾南说,艾小黎,你怎么还是这么粗鲁,世界上除了我还有谁敢要你。

艾小黎眨着还挂着泪珠的眼眸看着顾南跟宇两人勾肩搭背的样子。

宇说,你这小子,怎么这么晚才到。差一点,你的新娘就没了。

顾南说,那趟飞机晚点了,还好还好赶上了。谢谢你啦~兄弟。

顾南说,艾小黎,你这个耐不住寂寞的粗鲁女人,怎么可以就这么嫁人了呢!



顾南说,艾小黎,你知不知道大爷我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

艾小黎说,顾南,你丫的就是个混蛋!谁准许你受伤了一个人躲起来的!

艾小黎说,顾南,你丫的这么混蛋,除了我还有谁敢嫁给你。
相濡以沫

岁月交叠更换,年轮一天天的画满了眼眶,镜头开始拉长。

有一天,艾小黎发现她老了,顾南也一开始弯腰了。他们的女儿要嫁人了。

含着泪花,看着女儿慢慢的走向专属她的幸福。

艾小黎偷偷摸摸的拉着顾南准备偷溜。

刚结婚的时候,

艾小黎说,啊~好羡慕人家可以背着包出去旅游哦。

顾南说,再等等,等我把事业稳定了,我们就去。

刚怀孕的时候,

艾小黎说,啊~好羡慕人家可以背着包带着女儿出去旅游哦。

顾南说,再等等,等咱女儿出来的时候,我们就去。

女儿开始上学的时候,

艾小黎说,啊~好羡慕人家可以背着包四处游走哦。

顾南说,再等等,等咱女儿出来独立的时候,我们再去。

女儿开始出来工作的时候,

艾小黎说,顾南你丫的混蛋!搪塞了我这么久!你到底要不要带我出去旅游!

顾南说,再等等,再等等,等咱女儿开始她幸福的旅程的时候,我们就去。

女儿结婚现场,

艾小黎说,顾南你丫的跟我走,我再也不等,再等下去,我都没有活力可以出去玩了。

顾南说,.................哎...老婆..老婆....其实...其实..只要人老心不老,什么时候都可以去的嘛。

后来,后来,艾小黎才知道,顾南是怕艾小黎出去以后,看到满世界优秀的男生就不要他了。嘻嘻~这个混蛋有时还挺笨的嘛。
相持到老

他们终究还是老了。

女儿带着他们的外孙来看他们。咧开嘴笑的时候看见漏风的牙,白丝在头上缠绕,佝偻着身子在厨房里忙活着半天,腰就开始酸起来。

他们,老了。

可是,

多好啊。

他们,一起变老了。

梨花巷,还是那般模样。

天井上,在他们结婚时栽种的含笑也长得很高很高了。

晚霞在天边开满了花,紫色的光布满了天际。她看着正在厨房里刷着碗筷的顾南,笑的一脸的安详。

艾小黎说,顾南你丫的混蛋。

顾南嘟喃道,死老婆子,活了大半辈子了,还这么叫我。

艾小黎没有反驳,唇瓣轻启,细语呢喃,最亲爱的混蛋。

天井的石板凳上,看着那个男子在厨房里笨手笨脚的捣鼓着那些沾染上洗洁精滑溜溜的碗碟。笑的一脸的满足。

倏地,

艾小黎突地冲还在厨房里的顾南喊道:哎!混蛋老头子,明天我们去流浪吧。不管去哪里。

“哐当!”那些无辜的碗筷终究还是没能逃脱碎裂的命运。

紧接着就听到顾南的嘟哝声:该死的!跑那么快干嘛!臭老婆子,怎么还是这么粗鲁。

 

艾小黎直接无视某人的抗议声,转身走进屋内,收拾细软。

嘻嘻,就这么决定了。明天!和混蛋一起去流浪咯~~~




碎念语:

在很久之前,我总会问,为什么相爱的人无法在一起。后来,我知道,有很多的事情,即使是爱也无法抗拒。

很久以前,我会想,也许一段爱情,不过就是在一起而后经历风雨而后就能够永永远远的在一起,后来我才知道, 很多事情,不是我想象那样,太多的东西经不起打击。

我说,会不会遇到一个人,而后携手看荒天老地。

我说,会不会有那么一个人,遇见了就不会再离开。

我以为的爱情。是强大到可以面对任何的风风雨雨。可是,看的太多了,我才知道,爱情其实只是一种铝箔纸,光有一层光鲜,轻轻一弹就会碎裂。

有时候,我会希望自己不知道这样的道理。因为明白了,就不会有任何的好奇。心,开始淡漠,这样的感觉并不好。我是希望心可以温暖的。不管,是不是因为爱情。

所以,2012。让我们都幸福吧。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72 个赞
72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沫凉
撰写者 沫凉
共计写作文字 31.6k
淡漠,安然,寡情,是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