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以青春的名义,分道扬镳。
㎜ 夏尔 。
08月16日 • 5分钟阅读
举报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害怕文字泄露了我的悲伤,我总是小心翼翼的把它隐藏起来。如今我终于有勇气把它原原本本真真实实的样子表露出来。
是时间让我学会勇敢,让我再次爱上文字。

记忆重重叠叠。
我想我会永远记得我的这几年,记得我们的开始与结束,记得操场上刻下的字,记得某个笑容,记得某张侧脸,还有那些不舍,记得所有我正在忘记或有可能忘记的事。


所以,亲爱的。如果有一天我忘了,你们也一定要记得,带着我的那一份一起记得。然后帮我找回我自己。
盛夏。我第一次感觉到了这个词语的苍凉。然而其实它一直都是这样的,只是曾经我们感受到的只是日出日落的离愁,却从没见过。于是,我们今天见到了,不负所望的见到了。

盛夏光年,如歌。抑或说根本就有这样一首歌。
某个夏天,我还记得我亲爱的你们穿着小裙子招摇,转瞬,已逝。
谁是谁的过去,谁将被谁忘记,谁又会被谁记起。
谁说,以青春的名义放纵的少年,以不同的轨迹穿越共同的年华,回首又见她。

其实这是句再矫情不过的话。我一直想‘青春’是太迷幻的词汇,与我们这些孩子无关,但我们的确是共同穿越了,以自身的方式,带着满身的伤痕和一地的碎玻璃,养几年的伤,然后在继续撞,其实我们都是傻瓜。所有人都是。
这可以称为‘自嘲’吗?我不知道,时间没来得及让我知道。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一座空城。
我不知道我们可不可以算是联合的城,经历了所有,然后分道扬镳,或多或少的带走了彼此身上的一些习惯。
我们铺垫了这几年,终于迎来了最后的离歌。
我们必须接受生命里注定残缺和难以如愿的部分。
我们要接受那些被禁忌的不能见到光明的东西。
在这个世间,有一些无法抵达的地方,无法靠近的人,无法完成的事情,无法占有的感情,无法修复的缺陷。
他们说,我们要耐得住荒凉。
就像离别,从来不是残忍的词语,尽管涕泪纵横,尽管血肉模糊,但始终清醒。清醒地记住彼此的好,记住熟悉的感觉,记住对方所有的习惯,记住说过的承诺,记得流过的泪。

可是后来的后来,却一定一定会忘记。
所以其实最可怕的是面对,是离别以后的事。
我偶尔会幻想一下我在以后有可能遇见的最好的人——
他要像你一样聪明,不用说很多话但却可以知道我的心意,声音好听,手指纤长,手心温暖,笑起来会把眼睛眯成月牙状,讨厌被背叛。
如果可以,但世界上有多少个如果。
分道扬镳。

其实所有人都深刻明白,只是我们对前方充满了未知的恐惧,于是紧握双手不放开,一旦放开了这双我们唯一连接的手,就成了我们的永远。
最终还是要放开。分开的某个瞬间,时间静止定格,然后地球若无其事一样自转,那为什么
我的世界不同了呢。


如果我们能够做到永远只记得快乐,那就记得。
如果我们都做不到,那就索性都忘了吧。
或许在很久之后,我们仍不懂得,或许在以后的某一时刻,我们会突然懂得。
我只知道,一切就此结束。
原来,所谓轮回,所谓永远,所谓一起,所谓记忆,所谓喜欢。
终究抵不过时间。

那些过去,终将会过去。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或许你们都曾经是我的守护神。曾经。即使那时的我们都没有能力守护彼此。
我想我们都会习惯一个
人人生活,一个人等待天晴,等待日落。假装不曾难过,假装不会软弱,假装不懂寂寞寞。
歌咏之声诉凄凉,天风中浩荡。
内心处苍凉大荒,将往事埋葬。
暗了的边疆,灭了的洪荒,断了的流光。
此岸的梦醒了,彼岸的花开了只,可惜我们不能一起去看。
我似乎只听见我的叹息。每一次呼吸都是一次叹息。
我看不见我自己。在记忆之中,我想我再也想不起一种,一种,陪在你身边可以依赖的感觉了。
你我,终被时间分离。
盛夏,终被光年埋葬。
自此、我们以青春的名义,分道扬镳。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217 个赞
217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 夏尔 。
撰写者 ㎜ 夏尔 。
共计写作文字 1,589.2k
我只是倔强的认准一句话,只有当自己处于一个最好的姿态,才会有一个最好的人来爱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