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道会受伤,也要扑到火上。
念小瑾°
念小瑾°
01月29日 • 5分钟阅读
举报
世界上最不可置信的事,就是:
突然哪天,你发现,这世界没什么属于你,
包括你自己。
而我们拼了命的想长大,想摆脱。
事过境迁后才明白,成熟是一个很痛的词。
因为它不一定会得到,却一定要失去。
于是,便开始念叨:该来的来,要散的散。
也不过自我安慰的最佳表现。
我们就像飞蛾,明知道会受伤,也要扑到火上。

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却忽然忘了是怎样的开始。
逐翻开那发黄的扉页,命运将它装订的极为拙略。
我一读再读,不得不承认,青春是本太仓促的书。
你转身之后,我在自己的世界里静静体会孤独的样子。
多希望,在我单人旅途的旅途的终点站,
遇到下一个你。



你离开的时候,我站在窗口
始终注视着你,目送你走。
你的脚步极慢极乱,
我似乎都能听到那沉重又清脆的声音。
你有什么不舍?你在想些什么?
我始终都无法参透。
一步一步,走下楼梯,沿着那条路走得小心。
都未回头看我。
当你的背影消失在我视线的那刻,
好像所有的阳光都笼罩向你。
所以我成了阴暗,在你完全离开以后。

你走了,我始终一点不信。
虽然我也推着们,并且古怪的挥手。
一切都要走散吗?包括这城市和站台?
包括开始腐烂的橘子,包括悬挂的星球。

一切都在走,等待就等于倒行。
为什么心要留在原处?原处已经走开。
懂事的心哪,今晚就开始学着走路。
在落叶纷纷的尽头,总摇着一串铁铃。

突然开始喜欢蓝色,连自己都不懂为什么。
每年的这个季节都少了什么。我始终无法参透。
如果我学不会孤单,
是不是就会有人陪我听歌陪我难过。
其实一个人,也可以很好的过。真的,过的很好。
听以前的歌,看旧电影。怀旧也没什么不可。
我只是讶异,谁的挽留,都留不住夏天的舞步。



Please,give me an answer, let me leave.

其实我们从开始便只是在计划着,一场盛大的死亡。
而且一定要轰轰烈烈,才甘心。
花开的季节,蝴蝶正沉睡。花落了以后,只是一地破碎。
我们迷迷糊糊的过,那是最好不过的事了。
有时候,我不希望自己明白那么多,那样多累。
简单,其实是最好的快乐。

一个人总要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风景,听陌生的歌。
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你会发现,
原本是费尽心机想要忘记的事情真的就那么忘记了。

我们在梦里辗转千百回,最终到达这里。
如此美妙的相遇,却是在也回不去的过去。

大概是跌跌撞撞走了太久。
转身以后,才发现只剩自己一个人了。
你那么走,走那么远。远远的,不在我的世界。

日子就这样恍恍惚惚的过。
我不需要去改变什么,一切都会自然而然的变。
直到有那么一天,你都不是你。
成了未曾相识的第三人称。



明明可以掩饰的很好, 为什么又要潸然泪下,
明明可以坚强的很好, 为什么又要失声痛哭。
总是傻傻的在乎身边的一切,即使遍体鳞伤,
到了最后,回头望望,还有谁会站在我身后。
那些青春的动荡,与记忆一起被埋葬。

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却忽然忘了是怎样的开始。
逐翻开那发黄的扉页,命运将它装订的极为拙略。
我一读再读,不得不承认,青春是本太仓促的书。
你转身之后,我在自己的世界里静静体会孤独的样子。
多希望,在我单人旅途的旅途的终点站,
遇到下一个你。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269 个赞
269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念小瑾°
撰写者 念小瑾°
共计写作文字 2,248.9k
时光不比人,它脆弱,它禁不起来来回回的辜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