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可以小姐
苏苏
苏苏
06月09日 • 11分钟阅读
举报
还可以小姐有名有姓叫郑洁,之所以叫她还可以,因为还可以小姐评定大部分事物的标准就是还可以。还可以小姐长相还可以,工作还可以,家庭还可以,还可以小姐说,生活还可以就行。

认识还可以小姐是在大学的时候,还可以小姐和我住在一个寝室,是上下铺的朋友,每当夜里我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时候,还可以小姐第二天清晨就会说她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荡秋千,晃来晃去,于是我请还可以小姐吃冰淇淋。第一次和还可以小姐一起吃面的时候,她问老板“你家面好吃吗?”



老板说“好吃。”

还可以小姐吃了一口说“还行,不难吃。”真是要求不高的还可以小姐。

还可以小姐说物理系的A追求她,给她发信息约她见面,她说怎么办,我说去啊,还可以小姐很忐忑,她说这是她第一次被别人追求,滋味和我请她吃的冰淇淋还可以,感觉不错。从此,还可以小姐抛弃了我,开始了她的初恋,我对还可以小姐说她现在总是爱笑,还可以小姐说,恋爱的女人是幸福的,我的还可以小姐好幸福。

还可以小姐开始了校园里成双成对的生活,每天除了夜里和课间我们总是很少看见还可以小姐,还可以小姐解释说和A在一起呢。她说要和A去图书馆,要和A去自习室,要和A一起唱歌。

还可以小姐过生日的时候,A请我们一群小姐妹还有小姐妹的朋友为还可以小姐庆祝生日,A计划说让我们白天的时候假装今天就是平常的日子,还可以小姐其实比我们想的还要还可以,她真的以为是平常的日子,世界上有在自己生日的那天忘记自己生日的人真的是很还可以。下课的时候还可以小姐和我一起回宿舍。

“今天怎么先回宿舍,A呢?”我问。

还可以小姐说,“A说班级要开班会。”说完,还可以小姐就躺在床上看书,看了几分钟,还可以小姐说“为什么感觉今天有点怪,大家为什么都不在宿舍,只有你。”

我心里暗想因为A要我稳住你,他们要给你惊喜,我尴尬的笑“大姐说要看化妆品,她们跟着一起去了。”

“这么晚了还去。”还可以小姐自己呢喃着。

宿舍楼下传来了音乐的声音,然后伴随着人的喊叫声,有人在喊还可以小姐的名字,还可以小姐说,是A,我们凑到窗前看,还可以小姐有两秒左右楞神的时间,A在宿舍楼下用蜡烛摆了个心型,自己站在中间,捧着一束红玫瑰花,还可以小姐笑了,笑的很开心,A喊, “郑洁,生日快乐”

还可以小姐几乎是飞奔下楼的,奔向站在人群中,站在蜡烛的中心的A。

“以后每一个生日我都会陪你度过,生日快乐。”A表白说,把大捧的红玫瑰送给还可以小姐。

还可以小姐哭了,我想是感动哭的吧。她紧紧拥抱A,说,“谢谢你”

那天夜里还可以小姐失眠了,我听见床下面翻来覆去的声音,还可以小姐小声问“哎,你睡了吗?”

“恩”

“怎么办,我好像离不开A了,真的爱上他了,”

“能怎么办,继续呗。”

还可以小姐和A穿着情侣衫在我们面前晃来晃去,我说还可以小姐,难道是在晒幸福吗。还可以小姐笑而不语,什么时候还可以小姐都变得这么羞涩了。

生活就是你永远不能预料明天会发生什么。还可以小姐失恋了,在毕业季,A对还可以小姐说,他要回家乡,还可以小姐说她不一定能不能回到他的家乡,A说如果以后她想去他的家,可以找他。然后A转身就离开了。分开原来就这么简单的理由,甚至没有直白的说出分手两个字。

还可以小姐说她有担心过这一天的来临,但是从来没有想过真发生了怎么办,好像在一起这三年的时光一下子就过去了,匆匆。

还可以小姐说想吃冰淇淋,我领着她逛学校旁边的湖,还可以小姐吃着我给买的冰淇淋,没有说话。我也不想说话,我怕还可以小姐会哭泣。春风把湖面的潮气吹来,吹到还可以小姐脸上,吹散了还可以小姐的披肩长发,我没有看见还可以小姐的眼泪,我看到她眼里的失落,像失落的候鸟一样。

还可以小姐还是哭了,在晚上的时候,床下面传来阵阵的抽泣声,然后我听见开门的声音,还可以小姐,出去了,我走到门口,偷看到还可以小姐坐在拐角的楼梯落泪,我想起那天晚上还可以小姐说她爱A。

人都在离别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爱上了这座城市,毕业的时候带着和朋友的不舍,和城市的不舍,我们在最后离别的晚餐上畅谈,还可以小姐举起酒杯说,她喜欢我请的冰淇淋,很甜,就像A,然后还可以小姐哽咽了,她说她想要很简单、还可以就行的生活,

“冰淇淋会有的,B也会有的,C也会有的”

还可以小姐说,“再有一个就够,不用再有C,因为如果又失去B,真的太可怜,我不喜欢分别”

毕业后,我和还可以小姐在同一个城市工作,还可以小姐很忙,忙自己的工作,我说还可以小姐太工作狂了,她说其实讨厌自己的工作,说以后自己想开一家小店,在一个温暖的城市,不忙的时候就去旅行,去西藏,我对还可以小姐说我也想加入,因为我讨厌上班。

还可以小姐说她要去相亲,公司同事给她介绍的朋友,还可以小姐害怕,,因为从来没有想象过她自己相亲,让两个不相识的人坐在一起,看合适不合适,怕尴尬。她硬拉着我去作陪,我坐在咖啡厅的角落里像一名侦探,注视着还可以小姐和他的相亲对象C。C不错,长相干净,在一家外企工作,年纪也和还可以小姐年纪相仿。我听不见还可以小姐和C的谈话,但是还可以小姐的脸上没有讨厌,应该是觉得这人还可以,应该还可以。

还可以小姐买个几罐啤酒回家,我们俩坐着聊未来,聊理想,还可以小姐突然说她想A

“A现在呢,”我问

“在老家的事业单位工作”还可以小姐停了一会说,“过的应该还不错”

“那C呢,你觉得他怎么样?”

“我没有想好”

“其实你可以给别人一个机会,也是给自己一个机会,我觉得C还不错。”

还可以小姐开始常常和C见面,每次我都探听情况,还可以小姐说我好奇,我说这是关心,我想还可以小姐和C在一起就会忘记A,还可以小姐说,C比较细心,比较体贴,和C在一起,她说自己想恋爱了。

还可以小姐正式介绍C给我认识,以男朋友的身份,眼睛里闪烁着快乐的光芒,还可以小姐的春天又来了。

我听还可以讲C 的事情,讲和C在一起的事情,她说就这样一直下去吧,有时候还可以小姐会给没有吃早餐的C送去自己熬的粥。有时候,C送还可以小姐回家,会在楼下拥抱不忍分开。有时候,C会在还可以小姐生病的时候给他削平果,陪着她。我和还可以小姐说,以后咱们一起结婚吧,我和我的楠,你和C咱们举行集体婚礼,还可以小姐说,好。

她和说和C在一起很踏实,她说真的很想一直这样,很像喝温水,很舒服,很自然。还真的有点想结婚。

晚上,睡不着的时候,还可以小姐钻进我的被窝,说,“哎,我们好久没有躺在一张床上了,就像上学那样,”

“小姐,你自己那屋的床不够舒服吗,非要来挤我。”

“没有情调,这叫怀念,喜欢你。”

我嘻嘻笑着,说还可以小姐犯病,躺在床上的时候,还可以小姐说“我和C分开了。”语气冷静平淡,像是讲述一个故事。有那么几秒钟我没有说话。

“为什么?”我问

“C说他的她回来了,说他还是忘不了她。”

还可以小姐接着说“他说对不起,就像A以前说过的那样,和我说对不起,说不能在一起,哎!你说是不是真的很对不起。”

我安慰的说“C不是你命中注定的他,无需多想。”

“我不想C,只是又想A了”夜里寂静又悠长。

我转个身,说“睡吧,没关系,C和A一样不是你命里的他。”

“人都是来了又走,我总是以为会停留。”

看我没有说话,还可以小姐说“喂!明天给我买个冰淇淋吧!”

还可以小姐辞职了,她说觉得自己工作不顺心太委屈,我说“只要你觉得值得,我支持你。”

“你乖乖在家,我要去旅行”还可以小姐说,

“去哪里?”

“去西藏啊,去看蓝天。”

还可以小姐第二天就收拾简单行李,搭上最近的一趟火车,准备出发。她拒绝我送她。我没有理会,一个人陪着还可以小姐来到车站,车站里人来人往。

“这里,什么出发目的的人都有,有求学的,有工作的,有探亲的,有游玩的,都要离别。”候车的时候,还可以小姐说。

“因为有人来就会有人走,终究会有人停留”我说。

还可以小姐说,下次不忙的时候,一起去吧,我点头。

过了几天,还可以小姐来电话说,高原反应大,在酒店一天没起来,后来才好点,感慨说痛苦之后才有美景啊。

我说我们现在不是呼吸同一个高度的空气了,还可以小姐在电话里笑了。

“我听说,A结婚了。”还可以小姐说。

“A会结婚,B会离开你,是因为你注定要遇到B,我的还可以小姐,你的生活会像你想得那样还可以的。”
出处:邻居的耳朵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91 个赞
91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苏苏
撰写者 苏苏
共计写作文字 104.7k
我要的快乐: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打小怪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