钝重十年
小宇氏
小宇氏
02月04日 • 5分钟阅读
举报
确实,直到现在我还能想起我奶奶的一次发怒,她几乎是以一种不容阻止的决心冲进厨房操起菜刀要去剁了一个叫胡子西的人,那是在爷爷去世之后的一个小时之内,确切时间我记不住了,是在大家确认爷爷真的已经去了的半个小时之后,又或者是40分钟,50分钟,具体我真记不清了,那时我还小。



奶奶的做法让我一直深信着胡子西是个罪孽深重的男人,一直到十年后的今天我才想到其实胡子西并没有什么过错,而是奶奶的愤怒无处发泄,因为爷爷的去世居然不是任何人的过错,她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我那时候是真的很小,尚且体会不出这是怎样一个残忍的事实。这个事实就是,爷爷居然不要她,独自去了。
基本信息

曲目:钝重十年
N J:宇氏
发行:番茄派
小编语



我会这样郑重其事提起十年前奶奶的一次失控并不奇怪,我的奶奶是个温顺的女人,从年轻到老都如此,反正在我能记事起,我的奶奶就只发过一次怒。

爷爷去世之后的7年或者8年里,奶奶每天晚上都会哭,一边哭诉一边念叨,前两年都还能见到眼泪,后来眼泪就哭干了,只剩下悲戚地哭诉。我承认这样的悲伤在我的记忆里面是很深刻的,那是我对从爱所带来的悲伤拥有的最初的具体体会。我很爱我的爷爷,不容置疑,可是爷爷的去世对我带来的悲伤回忆还远远不及奶奶从嘶哑的声音里诉出来的伤痛来的更为实在。

非常愧疚的是爷爷去世一年之后我几乎就不再有什么撕心裂肺的感受,而奶奶的伤痛是漫长的,甚至到后来就慢慢成为一种习惯,成为了一种纯粹的幸福。

爷爷去世之后,奶奶就不再允许我们伤害任何一只不小心闯进屋里的小昆虫或小动物,这点不得不提,我到现在才发觉,我的奶奶一直是个浪漫主义者,奶奶认为那些莽撞的小飞虫小动物是爷爷化身回来看望她的,她不会相信爷爷会丢下她不管不顾的。

我爱我的奶奶,可是我对我的奶奶有过愧疚,是发自我内心的愧疚。
我的愧疚是很意识化没有实质的。或许仔细理理,还可以梳理出来一个靠谱的因由。
我一直认为奶奶的做法是一种固执,我指的是她理想化的认为昆虫来自爷爷的化身以及请灵媒的做法。虽然我并没有和她提过这些事情的真实存在性,但是我骨子还是不相信这些会是真的。

可是现在,我突然就很庆幸自己从来没有跟奶奶说过自己的真实想法,我很庆幸自己是非常认真的听着她跟我们仔细地说爷爷的魂灵附身在灵媒身上的每一个细节,我很庆幸自己在她说完之后满足的笑容中没有打破她的美妙幻想。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奶奶只是想在爷爷去世之后,在被我们慢慢遗忘的日子里,在她空白的生活里还能找到关于爷爷的线索,就算只有一丝一毫,就算这并不科学,就算这或许只是个假象,奶奶也要告诉我们,爷爷还在她的身边,爷爷不会扔下她的。这也是她一直想要让自己知道的。

她强迫自己去幻想,幻想在爷爷去世之后还能听见爷爷房里有拐杖在地上发出的笃笃声,幻想爷爷在房里咳嗽的声音。
奶奶说,她从来没有这样大胆过,在爷爷去世之前。
她不再害怕鬼魂。她甚至希望鬼魂是真的存在。

有一天,奶奶问我和刘蓓,她问,你们还记不记得爷爷啊?声音里是颤颤巍巍的悲伤。她说,好快啊,一转眼就十年了,你们的爷爷去世已经十年了。我仿佛在她哭得几乎失明的眼里看见了明亮的东西,那里面只有爷爷的音容相貌。

我和刘蓓面面相觑,这样的悲伤很容易被感染,它温情又充满爱意。我们几乎在这样的悲伤里哭出来。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220 个赞
220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小宇氏
撰写者 小宇氏
共计写作文字 0
当什么都变得云淡风轻,心动的再也感动不了我 让我愤怒的再也激怒不了我,让我悲伤的再也不能让我流泪 我便知道这时光、这生活给了我什么 我为了成长,付出了什么 ————— 搜索新浪微博:暖阳下的小宇氏。 土豆网:http://www.tudou.com/home/slezaoan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