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惯,最难平复的一道伤
黎北慕
黎北慕
06月13日 • 10分钟阅读
举报
心理学上有一项研究,认为一个习惯的形成,至少必须重复二十一次。同样的,若要创造一个新习惯来取代旧习惯,除非有强大的自觉与毅力,否则仍要靠自我要求才能有所改善。

我是个夜晚亢奋白天犯困的人,这个习惯持续了五六年了,节假日不休,尽管知道这样对身体不好,但却不知道如果去改变,也没想过要去真正改变它。也不曾想过有一天必须要改变,更想象不到我如果睡早了会失去多少灵感一来就臭几段文字的满足。早起对我来说真是件痛苦的事,这也许只有赖床的人才能体会。以前经常会晚上一两点还在线,偶尔和一个同样习惯晚睡的直系大一师妹(事实上我仅比她大几天)聊天,我记得我问她早上几点起床,她说睡觉是她的命,早上起不来的。我说曾经也是我的命,只是现在为了生活连命都不要了。

实习近一个月了,要不是我故意去算一下我都不知道竟过了这么久。这一个月里上班期间,基本是凌晨两点半睡觉凌晨六点半起床,午睡没有。如果是以前,大可以攒着周末一并补回来(理论上不可行)。但是现在的周末,自3月24日起,每周有一次考试,选调生公务员数学教师企事业单位的招考,能报名的基本报了,差点计划生育也干了。我大概算了一下,这样的考试可以持续到6月初,当然如果出意外不小心考中一两样的话,可以中止。有一些考试跨区域,必须在周五上完早上的课(我实习的内容是中学数学,下午一般没课)去赶车,有朋友接待还好,没有接待的地方要自己找旅社。庆幸的是去的地方基本都有朋友接待,吃住不成问题,尽管如此,一向换床就更难入眠的我,睡眠质量比平时更差了。总之,我好久都没睡饱过了,比这个季节没有对象的同学还饥渴,而我,却已经习惯了。

即便为了生活如此折腾,我竟也还能精神且文明着,上课该幽默风趣还幽默风趣,考试该超常发挥还超常发挥。当然,听课的学生该一窍不通还一窍不通,考试的结果该莫名其妙还莫名其妙。



习惯是一道难以复合的伤口,从陌生到熟悉,从改变到适应,需要各种忍受和各种难受。刚进大一那段时间,我每天都会忍不住打电话,尤其熄灯以后,每个月的话费都在三四百。除了打电话,短信也是从早上起床发到晚上睡觉,当时还有一个记录短信息的小本子,最后一次停止记录是3453条。恐怖的是电话和短信都只是对一个人,本子记录的也只是对方的短信。当时这个习惯不得不终结的时候,也是极度的不自在,为了彻底改变,基本出门都不带电话。但是临近毕业,电话钥匙钱包成了不得不带的三个物件,以前的旧习惯,换成了现在的强迫症而已。

坏习惯是一剂销魂的毒药,拥有着常人难以抵抗的诱惑力,假如无法辨别它、不能远离它,甚至根本戒不掉它,就会被它强大的杀伤力所迫害,那时候便追悔莫及。初中的时候习惯躺着看书,并不是因为爱阅读,而是据说这样可以近视,当时也不知哪根筋搭错,非常羡慕别人戴眼镜,可是从初一一直到初三,眼镜还是没法戴上。戴眼镜的想法没再那么强烈,可躺着看书的习惯却早已形成,眼镜度数终于在高二变成了250&350,现在痛恨眼镜却再也摘不掉。高中养成的另外一个习惯是每晚都要塞着耳塞才能入睡,压坏的耳塞也好几十只,基本两三个星期就要换,耳朵终于反抗了,听觉下降,时不时耳膜深处还会疼,现在听歌都是要用外音的,即便用耳塞音量也不敢太大。还有一个不知何时养成也不知是好是坏的习惯:做事过于专注,甚至忘掉要吃饭。高中时写作业,不管家里人怎么叫,都要写完才知道要吃饭,即便去了,也是夹点菜在碗上,回房间边看边吃。大二有段时间搞活动或是弄资料,饭也是经常不吃的,有时几餐并着一餐,还经常空腹喝酒,终于在某个假期自食恶果,住院半个月。一个习惯的代价,很多时候是承受不起的。

【当然,这些小毛病小习惯都无可厚非,如果你习惯的是某种价值观某种主旋律,有一天你发现已经根深蒂固,渗入筋骨的时候,那才叫呜呼哀哉哭天抢地追悔不能。】

对了,还有那个我习惯的位置,图书馆四楼最里面倒数第二排靠窗,应该坐超过9个月了吧。大概是去年3.14,π日,圆周率节,她问我还还会不会算《数学分析》的那些题,我就算自己不行百度到断网也要给她答案,后来我解出来了。我当时就在想,如果我也考研的话或许我们之间还会有共同的话题,于是和室友一起买了书开赴图书馆。庆幸室友离我都很远,我锁定了她时常在的位置,然后“择琳二坐”,以后都固定下来了。那段时间我们每天都会待上七八小时,却也没相互影响,各自做着自己的事,即便说话都是那一层基本没人的时候才侃上一两句。就算是她问题目,我也是写到草稿纸上递给她。那段时候我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她应该是看不到吧,似乎也不是这样,我没去的时候她也会问我干嘛了。对了,当太阳照到我的水的时候,她担心晒着会把挪到阴的那一边。闭馆以后,从图书馆到寝室的那段路走得最踏实,我灵感过好多有趣的段子,我总觉得能把一个人逗笑是一种本事,只是那段路太短了,尽管被叠加了九个多月。

最后的最后,我在临考前一个月放弃了考研,这是我这辈子做的最瞧不起自己的事,她发短信问我“报了名干嘛不考”的时候,想狠狠的抽自己几个嘴巴。我想说我习惯看着她做题才有灵感,考试看不到心慌,因为觉得矫情也有伤大雅还是没说。我猜她考不上,尽管我希望她考得上,最后她还是没有上线。等待成绩的那段时间她是失落的,我已经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了,我没发挥她说的“你是最会安慰人的”本事,因为以前安慰她的那些事都是和她家人的矛盾与室友的争吵,可是这次是她的未来,一个我再也无法参与的未来,我只要一开口就会显得虚伪。然后就是假期了,过年那半个月我除了打麻将就是打游戏,相互之间没有太多的联系。回到学校等待实习的日子里,我看书累了然后会上上网,曾经的“上线提醒”“特别关心”什么的都形同虚设了,全然可以无视对方的存在。

又某日,她发短信问我实习申请该怎么写,我当时在市区,然后着急的短信了八百多字发过去。我不停问自己怎么只要是她的事就能如此上心,谁还能让我如此认真?上前天晚上,她发短信告诉我她试讲成功就要签约了,当时我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失落。为这事她忐忑了一周,我也跟着担心,希望她成功,但是她签了合同就真的要留在那边了。她说她们学校单身的年轻老师很多,她说工作稳定可能要把婚姻大事提上日程了,我知道她是开玩笑,但是却笑不出来。她说晚上下晚自习要一个人回家,我问她有没有有人送,她没说,我多希望有,我多希望没有。她还会是那个连“猪鞭”都不知道,去超市看到安全套特价还当是什么东西促销,别人讲荤段子永远慢半拍反应不过来,看《下一站,幸福》《佳期如梦》可以哭得梨花带雨的“黑神”吗?她现在有没有学会过马路?她穿上高跟鞋工作服的照片上的样子该怎么习惯,我说的“路遥怎遇二四九,语重难吟五二一”全然只能是屁话了,她的那句“有感情,不能在一起也白有”正震耳发聩着。

这些事,怎么就像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

终于,说习惯,道习惯,我还是习惯了。习惯了一个人的早餐,一个人开始新的一天,就算不确定也没有无奈。习惯了一个人上路,没有方向,没有归期,只想找一个属于自己的地方停留。一个人醉在昏暗的灯光里,忘记时间,忘记存在,忘记还没忘记的过去。习惯了一个人的夕阳,那火红的霞光时常让人涌起莫名的感动。习惯了一个人的想象,虽然一个人的想象难免不切实际,但仍可以无所畏惧的坚持。习惯了一个人仰望天空,这样的钢筋水泥让人约束得窒息,没有家的归属,一个不完整的天空。习惯了一个人的远行,没有牵挂,没有方向,随着年轻狂想而释放自我的彷徨,一个人的旅途并不是没有诗情画意。习惯了一个人看雨,雨水先是一滴一滴,渐渐的一条一条,最后一片一片。习惯一个人的音乐,一个人的音乐是心灵最深处地呻吟,也许只有自己才听得懂,可是却依然希望把未来的世界来打动,音符里是一份含泪的沧桑,无限的困惑,痴迷的绝望,相信吧,总会有一个人来听你的绝唱。

是该习惯了,岁月神偷早把我们无知的稚庞顺走,我们只能夹着青春的尾巴,大方告别昔日的单薄年少轻狂。有人说时间是把杀猪刀,我却想说时间是个可恶的矢量,逼着我们南辕北辙的成长,没有任何的想与不想。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198 个赞
198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黎北慕
撰写者 黎北慕
共计写作文字 645.3k
简单的享受人生的每一刻 ... 番茄地里的下午茶很新鲜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