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封信
苏小懒
苏小懒
08月17日 • 4分钟阅读
举报
零八年的夏天,彩又寄出了写给虹的第七百零一封明信片:

「虹:

好久不见,你还好么?这是我写给你的第七百零一封信了,时间过的好快啊。

还记不记得这八年我给你写过的那些诗?

说起来有些可笑,第一年把你比喻成巴黎夜晚街头的灯,第二年把你比喻成巴西边境种植的罂粟,第三年把你比喻成仿佛世界尽头的阿拉斯加一号公路。

这八年你过的怎样呢?有没有爬到隔壁果园偷苹果,然后被满脸恶气的老头追着跑?还有,我们小时候一起种下的枇杷树,现在枝条已经能伸到我的窗户外了呢。

一说起枇杷树,我就记起小时候学语文,你总说那句“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写的太难过,非要自己改一改,现在想起来都忍不住笑起来。
基本信息

曲目:第一百零一封信
N J:苏小懒
发行:番茄派
小编语



忘了说了,我写给你的那些诗被我订成了诗集出版了,叫做《彩虹》,莫名其妙的我就成了名人呢,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些句子明明好奇怪啊,你说是不是?

我去了很多地方,一边旅游一边寻找灵感,你以前说过想去西伯利亚看雪,还有去漠河看极光,还要去墨脱看看仓央嘉措的故乡,这些我都去了。

哦,记起来了,去墨脱因为没有公路,要走一段无人区,我还被不知道什么虫子咬了一口,不过坚持下来了呢,虽然后来持续高烧,住了两个月的院。

喂,零七年的春天我出车祸了你还不知道吧!那天不知怎么了就喝了好多酒,然后又写了一首诗,结果出门的时候看不清是红灯还是绿灯了,就记得眼前一亮,世界就开始转了,真疼。

听我说!最神奇的是那时候我好像看见你冲我跑过来了,哈哈,很奇怪吧,躺在地上我还想把那首诗捡起来呢,可惜好像被风吹走了,我也动不了了,都是血。

医生说我得了间歇性失忆症,可是那一年我虽然记不清你的样子,可是我的诗里却都是你的名字呢。

窗户被风吹开了,吹得我头有些痛,就到这里吧。

对了,出车祸那天那首诗后来我想起了几句:

空余忆,良辰美景多可惜

韶华逝,今朝无知在哪里

光阴错,明日心往何处依

仲春期,轮回百转只为重新遇你

三月雨,千丝万缕长相依

2008.7.10 彩」

彩有些头疼,吃了几片药觉得好多了,鼻子有些酸,风吹的眼角有些生疼,像是有潮水要涌出来。

“虹,我突然才想起来,你八年前就已经去世的事实呢。”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247 个赞
247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苏小懒
撰写者 苏小懒
共计写作文字 0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 - - - -- 我是番茄派的苏小懒,我是新浪微博的苏小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