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偏左,容颜向右
一棵小树2
一棵小树2
11月10日 • 5分钟阅读
举报
记忆渐渐被腐化的尘埃侵蚀,黑暗渗入墙壁的裂缝,我将渐渐失去过往。
若某日视你如陌生,请在耳边低诉,我们曾相识。
日子渐渐被寒冷腐蚀,风吹过下雨天,日光暖了枯萎的记忆,逝去的日子美好或不堪,毕竟已被融化消散掉,剩下的是破烂不堪的躯壳。
十月,在悄无声息中渐渐走来,融入了我满身的血液,将清水滴漏洁净的玻璃水杯,无力,碎裂。不知不觉中,它将渐渐走远,带着残留异味而将干未干的血渍和一地破碎的痕迹。十月,是藏在我心底的日子。生日躲在十月尾声,或许就这样,让我对这个月份衍生出一种独有的归属感。我将其比作一位悲伤的女子,温婉而细腻,眼眸里深藏着忧伤,这便是我所爱。
记得小四写过这样的文字,“可能是我的性格过于消极吧,只要是那些忧伤而凄美的,我都喜欢。”这或许就是过去和现在的自己,喜欢忧伤的文字和忧伤的人,忧伤的人会写出忧伤的文字,会带着忧伤的气息,忧伤着忧伤,至少,我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从而便避免不了沉溺其中,颓废了自己。


骑单车的少年从眼前经过,发丝微微扬起。我看着路边背着厚重的书包骑车赶往校园的少年们,脑海中各种画面跃跃欲试往外浮现。
曾经的校园,曾经的我们。
前不久回了趟儿时就读的初中,学校大门已经改了位置,有些偏远,似乎也变得不安全了许多,还未进门,便发现里面的一切都已经变了样,不再是我认识的校园,那是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地方。我们的教室依然在,只是讲台上的老师和课桌前的学生是我陌生而无法熟悉的面孔,操场边乘凉的大树都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条不长不短的长廊,藤蔓蔓延着的绿色让人心悦怡然。漫步在那样的校园,我不知道该以怎样的身份出现在那片不属于我的土地,我们都已不在。
时光将我们的青春消磨殆尽,不知在你们的记忆深处是否依然有我的面孔,若我带着自己独有味道从你们身边走过,你们是否会为那味道停留哪怕一秒的时间,然后恍然大悟道,我们曾相识。
我还依然记得那个总爱拽我辫子的小男生,我还依然记得那个每日陪我一起上学放学的小女生,我还依然记得那些给我递情书的小男生,我还依然记得那个爱写圆圆字体的小女生,我还依然记得那个买零食追女生的小男生,我还依然记得那个生的漂亮眼睛大大的小女生……我,依然记得你们,你们是否还会记起我的模样?
时光催人老。
虽然正值二十三四岁的年纪,但偶尔会感觉自己老了许多。或许生的小巧,看似十八九岁的年纪,还在被叫着姐姐,依然被错认未成年,偶尔有些苦恼,有时便有些庆幸。妈妈说:生的年轻真好。
毕业后的自己,被谈论最多的便是工作与恋爱。
妈妈总会在我面前念叨,某某某找了个什么样的男友,有一份如何好的工作,而我便当做无聊的消遣一般听过便扔到脑后。如今,在外工作,便也每日会遇到那样几个人问着同样的问题,说着同样的话语,催促着早日结婚,而我只是笑着附和罢了。对于这我似乎目前还未有打算,是我的总会出现在我身边,不是我的怎样留都无法留住,虽然偶尔也需往前走一步或是十步,亦或是一百步。
前几日,听Y小姐说起她即将结婚,时间未定,大概是在明年。她说,整日与小孩相处,自己便也想有个家。我在想,你会穿着怎样的婚纱走近那个爱你的男人身边,投入他怀抱的那一刻将是多么美的画面,是否那会是我们宿舍毕业后的第一次聚会?
我还记得我们曾说过要做彼此的伴娘。
[gallery size="onethirdportrait-inpost" link="file"]

文字由:橘 投稿 版权归投稿人所有 转载请说明出处 违者必究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68 个赞
68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一棵小树2
撰写者 一棵小树2
共计写作文字 980.2k
喜欢旅行,分享风景;喜欢你,分享心情;喜欢分享,因为你的存在,番茄派分享着记忆的斑斓色彩,让快乐就那么简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