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能有一个人,无论我以什么姿态面对他,他都对我柔情万种
_谨若.
_谨若.
08月05日 • 5分钟阅读
举报
我们都有不再光鲜不再年轻的一天,当岁月覆盖了面庞,当苍老渐渐来袭。当我们再没有闲情去慢慢描眉,没有时间犹豫该穿哪件衣服,搭配哪双鞋子。
那时,但求我已成为你生命中不可或缺。眼袋垂到胸前、菜色、头发油腻、邋遢的大T,迟早有一天我们都会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在某人眼前。
而这样的人,依旧能温柔的笑着喊你宝贝,叫你丫头。
那么,姑娘,便认真的随他共度一生罢。


初中时候,不懂化妆,没有发型,眼睛笑起来就不见。偶尔经过年级中漂亮女生的身边,都会闻到一阵淡淡的香味。于是便默默记在心里,遍寻所有的润肤霜都不见有这样好闻的味道。而现在该是明白了,那是脂粉味。又称女人香。

高中毕业开始学着往眼睛上画第一笔眼线。开始摘掉眼镜,带上隐形。笑起来不再肆无忌惮,走路要挺胸收腹,顾盼生辉。遇见少年时候的朋友有时也会得到这样那样的评价,唔,姑娘,你变美了。



爽肤水,隔离霜,BB霜,粉底,眼线笔,眼线液,散粉,眼影,睫毛膏,遮瑕膏,腮红,高光,唇彩……我知道一定会有妹子喊着,好复杂不懂啊怕麻烦之类。可怕麻烦不代表不向往。这么多工具若是深悉化妆技巧,再普通的女人也会摇身变成仙女。就像是许多文章里都会把女生第一次涂口红,第一次穿丝袜作为一个质点。女人么天性描眉画黛。

虽然嘴上一直喊着,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自己未化妆的脸。可惜,有时手懒,不涂涂抹抹心里就会觉得缺了些什么。而书上说,你越是在意什么,那便是你心中最为缺少的。

假期宅在家里,脂粉不施,素面朝天,有时熬夜上网,打游戏之类,常常憔悴到自己都不想再看镜子第二眼。偏开头去,捂脸。我去,这是哪来的黄脸婆。

忘了什么时候读过的一首诗,记到了现在。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思昏沉,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光,爱慕你的美貌,用假意或者真心,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般的纯洁灵魂,爱你衰老了的脸上布满的皱纹;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凄凉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爱情最真如此不过。



有时候会想,怎样的才是最真的自己。是用脂粉眼线装扮起来和朋友聚会逛街的自己,还是窝在床上抱着零食悉悉索索胡吃海喝的宅女。而你,在乎的又是怎样的我?若是我换了面目,摒弃现在的身份。独留灵魂。那么你是否依旧能从千万人之中将我认出,告诉我再没有第二个你。

我们都有不再光鲜不再年轻的一天,当岁月覆盖了面庞,当苍老渐渐来袭。当我们再没有闲情去慢慢描眉,没有时间犹豫该穿哪件衣服,搭配哪双鞋子。那时,但求我已成为你生命中不可或缺。眼袋垂到胸前、菜色、头发油腻、邋遢的大T,迟早有一天我们都会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在某人眼前。而这样的人,依旧能温柔的笑着喊你宝贝,叫你丫头。那么,姑娘,便认真的随他共度一生罢。

就像电影里说的: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怎样都可以,但我只要看她一眼,万般柔情就涌上心头。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219 个赞
219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_谨若.
撰写者 _谨若.
共计写作文字 233.3k
离合聚散,缘深缘浅。
发表评论